来宝网Logo

热门词:生物显微镜 水质分析仪 微波消解 荧光定量PCR 电化学工作站 生物安全柜

现在位置首页>技术资料首页>行业动态>公司动态>百年GE即将一拆三,医疗单独成立公司专注精准医疗

百年GE即将一拆三,医疗单独成立公司专注精准医疗

互联网2021年11月10日 10:03 点击:853

新浪报道,通用电气计划重组为三个上市公司,分别专注于航空、医疗健康和能源;计划在2023年分拆医疗健康业务2024年分拆能源业务;通用电气自身将成为专注于航空业务的公司。

ge.webp.jpg


重组将通过以下方式:


1)寻求免税剥离GE医疗集团,在2023年初创建一家专注于精准医疗领域的纯业务公司,通用电气预计将保留19.9%的股份;


2)将GE可再生能源、GE电力和GE数字合并为一项业务,引领能源转型,并在2024年初寻求免税剥离该能源业务;


3)通过这些交易,通用电气自身将成为一家专注于航空业务的公司。


简而言之,通用电气计划在2023年初剥离医疗保健业务,并在2024年初剥离能源业务。该公司预计将产生约20亿美元的一次性分离、过渡和运营成本,以及少于5亿美元的税收成本。


在管理层方面,Lawrence Culp将担任GE医疗集团的非执行董事长;他将继续担任通用电气的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,直到第二次剥离,届时他将领导通用电气航空业务为主的公司。


Peter Arduini将于2022年1月1日起担任GE医疗集团总裁兼首席执行官。Scott Strazik将担任合并后能源业务的首席执行官,而John Slattery将继续担任航空业务的首席执行官。


首席执行官Lawrence Culp表示:“通过创建三家行业领先的全球上市公司,每一家都可以从更专注、量身定制的资本配置和战略灵活性中受益,以推动客户、投资者和员工的长期增长和价值。我们正在运用我们的技术专长、领导力和全球影响力,更好地服务我们的客户。”


尽管通用电气近期表现突出,但其股票在过去20年的表现却严重逊于市场。FactSet的数据显示,自2009年以来,该股每年下跌2%,而标准普尔500指数的年回报率为9%。近年来,该公司一直受到高负债的困扰,这引起了华尔街的担忧。通用电气表示,新公司的资本结构将于晚些时候公布。该公司表示,将利用最近出售航空融资部门的收入来偿还债务。


这位通用电气的首席执行官Lawrence Culp可是大有来头!


2018年10月1日,通用电气在官网宣布,公司董事Lawrence Culp继任成为通用电气新任董事长兼CEO。该任命已通过董事会无记名投票获批,即刻生效。通用电气换帅的消息发布后,股票在盘前大涨16%,此前通用电气股价已经跌至9年最低。


业内有云“GE高管满天下”,在GE一百多年的经营中,虽历任10位CEO,却为业内培养了超过155位CEO,几乎没有“空降兵”,也不存在CEO离开时无人接任的现象, 但是在今天这个神话被打破了。这次上位的Lawrence Culp并非出身哥家,是货真价实的“空降兵”,不知道诸位骄傲的哥家人内心有何感想。

 

Lawrence Culp.webp.jpg

Lawrence Culp,通用电气新董事长兼CEO

(图片来源于GE官网)



当然Lawrence Culp绝非泛泛之辈。现年55岁的Lawrence Culp出身丹纳赫,曾在2000年至2014年期间担任丹纳赫公司的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。


通用电气的声明中称,Lawrence Culp具备“成功带领公司转型的经验”,所指的就是Lawrence Culp曾通过一系列并购整合,将丹纳赫公司从一家工业制造商转型成为科技公司的经历。


而对于通用电气股东来说,更看重的是Lawrence Culp的另一能力—回馈股东。在其担任丹纳赫公司掌门人的14年中,丹纳赫公司市值和收入均涨了5倍。

 

尽管有些意外,约翰·弗兰纳里的下台也在情理之中。2017年8月刚履新的约翰·弗兰纳里在上任后的一年确实做了很多的改革。但是华尔街已经没什么耐心了,并没有给他足够的时间来证明自己。


从2018年4月开始Lawrence Culp就已经是GE董事会成员了,相信就是华尔街势力的提前布局。随着Lawrence Culp的入主GE,激进的组织架构调整不可避免。同时二季度,通用电气的电力部门前景持续恶化,预计将无法完成2018年的盈利预测,并面临“商誉”的大幅下调,董事会的耐心已经非常有限了。

 

LarryCulp被任命CEO消息一出,华尔街对此反映积极,通用电气股价上涨超过9%。而这一年多来Larry确实看起来没有内部人的心性约束,比较大刀阔斧、雷厉风行,通用电气2018年底时的9大事业群,到了2019年底,已变为6大事业群,交通、照明、油气三大事业群已消失,营收从2018年的1216亿美元降为2019年的950亿美元,净利润则从2018年的-206亿美元(应和阿尔斯通商誉减值计提有关)变为2019年的4.16亿美元,利润率很低,负债则依然很高:2019年底的2437亿美元总负债,比2018年底的2658亿美元总负债,降低得不是很多。

 

正是在这样的背景下,通用电气出让其生物制药板块。有报道说通用电气后续会进一步将通用医疗(2019年营收199亿美元,包括生物制药33亿美元在内,超过丹纳赫总营收,2020年情况应该会反过来)等进一步剥离,未来仅聚焦航空、电力、新能源三大业务板块。

 

这样的背景,也解释了通用电气卖生物制药业务时,为何需要买家以现金方式支付收购价款,尽管金额巨大!通用电气需要拿钱还债,优化财务报表,重赢投资者信心。

 

LarryCulp自己解释卖生物制药业务但目前暂时继续保留医疗板块的原因:“这次交易后,GE保留了价值170亿美金的制造MRI和其它医疗设备的业务。这可以让我们在评估各种可能的选项的同时,持续聚焦于提升我们的核心的影像业务。我们在中短期内也许不会采取什么特殊的行动。我们今天所做的事,可以帮助我们去探寻所有关于核心影像业务发展的可能性”。

 

对丹纳赫而言,其长久以来,收购虽频繁,但相对低调,除了2015年138亿美元收购PALL公司,丹纳赫很少大规模并购。应该这也是华尔街看好Larry Culp的原因,其在位期间“审慎”收购和配置资产,没有赌命的收购,但很多次较小规模收购成绩和成效优异,丹纳赫在2001-2014年间营收和市值都增加5倍!

 

经过三十多年精心发展,丹纳赫已积累足够的并购能力和实力,也是市场上少有的能一次性拿出214亿美元现金进行收购的买家。这应该是GE选择丹纳赫作为最终买家的根本原因,而不是Larry与老东家的私谊。GE出让的BioPharma 其实是很优质的产业资产,该业务能够跟丹纳赫的生命科学业务强强联合,产生协同效应。收购完成后,丹纳赫生命科学业务板块2020年将破百亿美元营收,增长50%以上,并从而推动丹纳赫成为生命科学领域里的全球领导者,这对丹纳赫无疑有着重要意义。


以上丹纳赫和GE交易前后股价与市值比较,可以看到双方214亿美元生命科学业务交易,对丹纳赫股价和市值形成坚定支撑,丹纳赫目前看应该是这个交易的赢家。而GE在交易后股价虽短期提振,但从一年多变化来看,此交易根本没有改变GE股价和市值的颓势。即便GE不算这个交易的输家,至少这个交易并没有给GE股价和市值形成坚定支撑。GE重振之路,似乎还没到拐点。

 

特别地,经过此交易,丹纳赫市值已从交易前的低于GE,变成远超GE!对丹纳赫来说,这是有意义的超越!

 

当年,丹纳赫刚刚诞生时,GE是美国企业翘楚,丹纳赫看GE,应该唯有高山仰止!如今三十多年过去,丹纳赫已成长为美国及全世界称道的并购之王,市值超千亿美元,而GE却在近20年走上了一条衰落之路,市值近日只有635亿美元,远低于丹纳赫。

 

更有象征意义的在于:GE一向内部提拔CEO,并以向美国各大公司输出CEO而著称;而如今,是丹纳赫自身培养的前CEO出任GE CEO,并由丹纳赫出巨额现金收购GE重要业务和资产!


GE在衰老,丹纳赫在崛起,丹纳赫是否正在并将持续取代GE的江湖地位?!


至少短期内,GE还没有根本扭转颓势,而丹纳赫向上发展的势头也看不到停歇。

 

丹纳赫与GE的故事,值得继续长期关注和续。



Change is the only thing that will never change

世界上唯一不变的,

就是一切都在变。


(来源: 互联网 )


全年征稿 / 资讯合作

联系邮箱:kefu@labbase.net

版权与免责声明

  • 凡本网注明“来源:来宝网”的所有作品,版权均属于来宝网,转载请必须注明来宝网, http://www.labbase.net,违反者本网将追究相关法律责任。
  • 本网转载并注明自其它来源的作品,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,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,不承担此类作品侵权行为的直接责任及连带责任。其他媒体、网站或个人从本网转载时,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作品来源,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。
  • 如涉及作品内容、版权等问题,请在作品发表之日起一周内与本网联系,否则视为放弃相关权利。